同行组织

前言

要知道,除了全球超自然联盟之外还有许多其它的超自然组织,这些组织与联盟的关系很复杂,其中有些是盟友,有些是敌人。但无论如何,联盟对异常的态度都不会转变,如果有人试图用异常来攻击人类,那么即便是盟友也会被联盟敌对。


混沌分裂者

分裂者已知来源于基金会,但对此二者的关系只有概略掌握-目前还不清楚分裂者是一从基金会内分离出的叛变组织,还是说分裂者其实充当了基金会“黑活”行动的前台。分裂者具有较少的超威胁,不过他们更为公开和不加限制的使用它们。

结构:分裂者似乎是两院制,其中一翼似乎专心于内部和外部的军事行动,而另一个则负责研究和应用,并统一处于未知统治者的管理下。

资源:当前没有有关他们资金来源,成员资格,和其他资源的信息。

标准命令:最低程度交战。分裂者行动员被视为UTE,默认应对等级2-3。一旦发现其行动中的行动员,应进行交战,获得的敌方材料应只保留最小限度的部分用于适当的分析和处理。


破碎之神教会

破碎之神教会的成员声称威胁实体是某一泛神论造物主的碎片化显现,他们则寻求将其重组以实现自己的神化。无论是否成功,此种事件必然会通过杂合引发一次严重的威胁实体紧急事态,也可能引发一次末世事件序列;对此二者均需要马上执行拨奏曲程序。

结构:教会组织为等级化结构,由一名叫Robert Bumaro的人领导。每个办公结构只与其上级交流,彼此平等,并只服从于自己。最底层的办公结构是牧师,一个牧师负责指导一个不超过20个个体的小礼拜堂。更高等级的则负责生产装备和威胁个体储存。

资源:教会的资金来源是直接来自其成员并用以支付所有内部开销。教会行动员可能同时装备有传统武器和来自其礼拜堂兵工厂的TE衍生类武器,且大体上不被认知类威胁实体所影响。

标准命令:尽快交战。教会的行动员将被视作KTE,默认应对等级3,若表现出侵略性则应对等级为4。


基金会

基金会是最为古老,最为神秘,也是最为危险的超常组织之一。基金会的目标是对超自然物体的收容与储存,为此他们在全球隐秘维持着一个由收容站点(Site)组成的网络。尽管他们在保护常态上有着相似目标(符合GOC的第二任务),但他们采用的非人道方法且致力于收容与研究超威胁,即便是将他们自己的人员和平民置于危险之下,使得他们与联盟的使命相冲突。

尽管基金会与联盟从未正式建交,但两个组织曾多次一同执行“非官方”联合行动,并拥有多个非正式联结以及协议,以用于促进更平滑的关系。

结构:基金会是一个由宽松网络结构下的研究员和外勤特工们组成,并在由十三位匿名个体所构成的“监督者议会”的指导下相互独立地进行着工作。基金会的主要运作单位为“站点”,或指保藏有一个或多个超威胁的特定地点。对于该组织的内部构成所知甚少,除了他们广泛使用已定罪囚犯为可消耗人员于他们的实验以及行动中。

资源: 目前仅有极少关于他们资金来源,成员资格,和其他资源的信息,但他们被认为有着极大规模。

标准命令:没有被最高指挥部授权不得交战。基金会行动员将被视为潜在威胁个体(PTE),应对等级0-3基于敌意水平。行动员被鼓励在基金会捕获任何威胁个体之前先一步摧毁它们。


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

一个拥有广泛经济和金融关系的无组织的公司,擅长获得稀有和异国情调的物品,包括威胁个体物品,用于取悦富人。很少有直接冲突;公司一般偏爱敲诈、勒索和盗窃等手段而非动用武力。通过他们的已知用户的位置指出他们的起源或总部在英国的北爱尔兰。

结构:当前没有有关他们内部组织的信息。

资源:资金似乎来自于其会员费和销售额。据信他们维持有一部分威胁个体的标准收藏,只有一份目录显示他们的存在和位置。赞助者主要是富有的上层人士。

标准命令:最小限度交流。只有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交战。成员应被视为PTE,而行动员将被视作应对等级1的KTE。报告所有观测结果并等待进一步指示。


OBSKURA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图勒结社和祖遗智库的继承者出现。最初是作为ODESSA的神秘侧武装部队,帮助该组织将纳粹战犯送往南美和中东,随后和第三帝国分道扬镳,拥有了自己的目标并成为了独立的组织。OBSKURA成员追求将优生学原理和种族纯洁性应用在人类超常技能上,据信这些技能是作为“纯净雅利安血脉”的证据。

结构:OBSKURA是一个基于单元的组织,不过已知有一个所处位置未知的领导团体。给成员的定期命令和公文来自于“元首”,一名自称是阿道夫 希特勒的继承者的人。这些信息主要是旁白配上纳粹宣传电影,带有手绘地图或在要点配有图解做详细讲解。

资源:OBSKURA继承了原本由祖遗智库和图勒结社所持有的数个已知为超威胁级的文物。特别是,他们持有一把宣称是“朗基努斯之枪”的罗马长枪,一把宣称是“米约尔尼尔(雷神之锤)”的短柄锤,和数个其他被视为对亚伯拉罕系信仰十分重要的文物。这些文物的真实性,无论是在历史还是超威胁方面,都无法确定。

标准命令:默认应对等级2-3。行动中的行动员被发现后将处于对立。尽管摧毁历史物品有些遗憾,若这些物品被该组织持有,联盟行动员应毫不犹豫的摧毁发现的超威胁物品。


深红之锤

深红之锤(Scarlet Hammer)是前KGB特殊情况部门(Division of Special Circumstances-DSC)的残余人员,负责维护和利用前苏联储存的超自然威胁个体。在苏联解体后,数名高级DSC军官携带多个高等级超威胁个体潜逃,把它们销售给多个俄罗斯犯罪集团。当前,深红之锤是世界上最大的超威胁武器军火商。

结构:深红之锤的领导目前匿名:据称,组织是由一个代号“Viktor”的人领导,据信是前DSC的主管。组织以单元为基础,没有已知的永久行动基础单元。

资源:深红之锤本身的资金来自销售超自然级武器给全球的犯罪和军事组织。尽管据信他们当前的存货有限,一次单一的生意也可以获得数十亿欧元,并让组织运作数年。目前已知最近的交易是一个超威胁级镀金手枪在7年前被卖给一个以也门为基地的匿名中东激进组织。

标准命令:对该组织保持应对等级1的持续监视。随时报告任何已知超威胁级武器的交易,包括有问题的物品,付款,客户和交易地点。由于深红之锤的行动员定期携带超威胁级的武器用于自卫,特工被命令除非有来自GOC领导的直接命令,并影响到第一任务(生存),否则不得交战。


蛇之手

蛇之手是一个超环境恐怖组织,反对联合国为了维持现状而实行的收容和摧毁超自然个体的当前方针。其成员经常是超威胁的,而组织则将回收和集合类人和有感知的超威胁个体作为最优先目标。

蛇之手在多个场合和GOC发生了冲突,导致多名GOC行动员,和数个完整的单元死亡。

结构:未知。

资源:未知。

标准命令:尽快交战。所有被确认的蛇之手成员将被视为KTE,默认应对等级4。


安布罗斯餐厅

安布罗斯餐厅(Ambrose Restaurants)是一家反常的连锁餐厅,出售反常的菜肴。成员们自己并不关心。食物是主要的威胁,因为大部分食物都是极端危险的。这些餐厅位于世界各地不同的公共场所。

安布罗斯餐厅可能是一些失踪人员和不明原因死亡的原因。

结构:据信查兹·安布罗斯和马吕斯是这家超自然连锁餐厅的所有者,但由于缺乏公开露面,这一点尚未得到证实。

资源:值得注意的是,几个利益集团已经与安布罗斯餐厅建立了关系,包括马歇尔、卡特和黑暗有限公司(Marshall、Carter和Dark Ltd.)和赫尔曼·富勒(Herman Fuller)的《不安马戏团》(Circus of the Discreative),尽管他们的合作程度尚不清楚。

标准命令:任何已确认的地点将在响应级别2-4前尽快启动,并被视为KTE。所有员工都将被视为PTE,并将被带走和询问,如果他们没有帮助,将被无效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