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组织

前言

要知道,除了全球超自然联盟之外还有许多其它的超自然组织,这些组织与联盟的关系很复杂,其中有些是盟友,有些是敌人。但无论如何,联盟对异常的态度都不会转变,如果有人试图用异常来攻击人类,那么即便是盟友也会被联盟敌对。


混沌分裂者

分裂者已知来源于基金会,但对此二者的关系只有概略掌握-目前还不清楚分裂者是一从基金会内分离出的叛变组织,还是说分裂者其实充当了基金会“黑活”行动的前台。分裂者具有较少的超威胁,不过他们更为公开和不加限制的使用它们。

结构:分裂者似乎是两院制,其中一翼似乎专心于内部和外部的军事行动,而另一个则负责研究和应用,并统一处于未知统治者的管理下。

资源:当前没有有关他们资金来源,成员资格,和其他资源的信息。

标准命令:最低程度交战。分裂者行动员被视为UTE,默认应对等级2-3。一旦发现其行动中的行动员,应进行交战,获得的敌方材料应只保留最小限度的部分用于适当的分析和处理。


破碎之神教会

破碎之神教会的成员声称威胁实体是某一泛神论造物主的碎片化显现,他们则寻求将其重组以实现自己的神化。无论是否成功,此种事件必然会通过杂合引发一次严重的威胁实体紧急事态,也可能引发一次末世事件序列;对此二者均需要马上执行拨奏曲程序。

结构:教会组织为等级化结构,由一名叫Robert Bumaro的人领导。每个办公结构只与其上级交流,彼此平等,并只服从于自己。最底层的办公结构是牧师,一个牧师负责指导一个不超过20个个体的小礼拜堂。更高等级的则负责生产装备和威胁个体储存。

资源:教会的资金来源是直接来自其成员并用以支付所有内部开销。教会行动员可能同时装备有传统武器和来自其礼拜堂兵工厂的TE衍生类武器,且大体上不被认知类威胁实体所影响。

标准命令:尽快交战。教会的行动员将被视作KTE,默认应对等级3,若表现出侵略性则应对等级为4。


基金会

基金会是最为古老,最为神秘,也是最为危险的超常组织之一。基金会的目标是对超自然物体的收容与储存,为此他们在全球隐秘维持着一个由收容站点(Site)组成的网络。尽管他们在保护常态上有着相似目标(符合GOC的第二任务),但他们采用的非人道方法且致力于收容与研究超威胁,即便是将他们自己的人员和平民置于危险之下,使得他们与联盟的使命相冲突。

尽管基金会与联盟从未正式建交,但两个组织曾多次一同执行“非官方”联合行动,并拥有多个非正式联结以及协议,以用于促进更平滑的关系。

结构:基金会是一个由宽松网络结构下的研究员和外勤特工们组成,并在由十三位匿名个体所构成的“监督者议会”的指导下相互独立地进行着工作。基金会的主要运作单位为“站点”,或指保藏有一个或多个超威胁的特定地点。对于该组织的内部构成所知甚少,除了他们广泛使用已定罪囚犯为可消耗人员于他们的实验以及行动中。

资源: 目前仅有极少关于他们资金来源,成员资格,和其他资源的信息,但他们被认为有着极大规模。

标准命令:没有被最高指挥部授权不得交战。基金会行动员将被视为潜在威胁个体(PTE),应对等级0-3基于敌意水平。行动员被鼓励在基金会捕获任何威胁个体之前先一步摧毁它们。


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

一个拥有广泛经济和金融关系的无组织的公司,擅长获得稀有和异国情调的物品,包括威胁个体物品,用于取悦富人。很少有直接冲突;公司一般偏爱敲诈、勒索和盗窃等手段而非动用武力。通过他们的已知用户的位置指出他们的起源或总部在英国的北爱尔兰。

结构:当前没有有关他们内部组织的信息。

资源:资金似乎来自于其会员费和销售额。据信他们维持有一部分威胁个体的标准收藏,只有一份目录显示他们的存在和位置。赞助者主要是富有的上层人士。

标准命令:最小限度交流。只有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交战。成员应被视为PTE,而行动员将被视作应对等级1的KTE。报告所有观测结果并等待进一步指示。


OBSKURA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图勒结社和祖遗智库的继承者出现。最初是作为ODESSA的神秘侧武装部队,帮助该组织将纳粹战犯送往南美和中东,随后和第三帝国分道扬镳,拥有了自己的目标并成为了独立的组织。OBSKURA成员追求将优生学原理和种族纯洁性应用在人类超常技能上,据信这些技能是作为“纯净雅利安血脉”的证据。

结构:OBSKURA是一个基于单元的组织,不过已知有一个所处位置未知的领导团体。给成员的定期命令和公文来自于“元首”,一名自称是阿道夫 希特勒的继承者的人。这些信息主要是旁白配上纳粹宣传电影,带有手绘地图或在要点配有图解做详细讲解。

资源:OBSKURA继承了原本由祖遗智库和图勒结社所持有的数个已知为超威胁级的文物。特别是,他们持有一把宣称是“朗基努斯之枪”的罗马长枪,一把宣称是“米约尔尼尔(雷神之锤)”的短柄锤,和数个其他被视为对亚伯拉罕系信仰十分重要的文物。这些文物的真实性,无论是在历史还是超威胁方面,都无法确定。

标准命令:默认应对等级2-3。行动中的行动员被发现后将处于对立。尽管摧毁历史物品有些遗憾,若这些物品被该组织持有,联盟行动员应毫不犹豫的摧毁发现的超威胁物品。


深红之锤

深红之锤(Scarlet Hammer)是前KGB特殊情况部门(Division of Special Circumstances-DSC)的残余人员,负责维护和利用前苏联储存的超自然威胁个体。在苏联解体后,数名高级DSC军官携带多个高等级超威胁个体潜逃,把它们销售给多个俄罗斯犯罪集团。当前,深红之锤是世界上最大的超威胁武器军火商。

结构:深红之锤的领导目前匿名:据称,组织是由一个代号“Viktor”的人领导,据信是前DSC的主管。组织以单元为基础,没有已知的永久行动基础单元。

资源:深红之锤本身的资金来自销售超自然级武器给全球的犯罪和军事组织。尽管据信他们当前的存货有限,一次单一的生意也可以获得数十亿欧元,并让组织运作数年。目前已知最近的交易是一个超威胁级镀金手枪在7年前被卖给一个以也门为基地的匿名中东激进组织。

标准命令:对该组织保持应对等级1的持续监视。随时报告任何已知超威胁级武器的交易,包括有问题的物品,付款,客户和交易地点。由于深红之锤的行动员定期携带超威胁级的武器用于自卫,特工被命令除非有来自GOC领导的直接命令,并影响到第一任务(生存),否则不得交战。


蛇之手

蛇之手是一个超自然恐怖组织,反对联合国为了维持现状而实行的收容和摧毁超自然个体的当前方针。其成员经常是超威胁的,而组织则将回收和集合类人和有感知的超威胁个体作为最优先目标。

蛇之手在多个场合和GOC发生了冲突,导致多名GOC行动员,和数个完整的单元死亡。

结构:未知。

资源:未知。

标准命令:尽快交战。所有被确认的蛇之手成员将被视为KTE,默认应对等级4。


安布罗斯餐厅

安布罗斯餐厅(Ambrose Restaurants)是一家反常的连锁餐厅,出售反常的菜肴。成员们自己并不关心。食物是主要的威胁,因为大部分食物都是极端危险的。这些餐厅位于世界各地不同的公共场所。

安布罗斯餐厅可能是一些失踪人员和不明原因死亡的原因。

结构:据信查兹·安布罗斯和马吕斯是这家超自然连锁餐厅的所有者,但由于缺乏公开露面,这一点尚未得到证实。

资源:值得注意的是,几个利益集团已经与安布罗斯餐厅建立了关系,包括马歇尔、卡特和黑暗有限公司(Marshall、Carter和Dark Ltd.)和赫尔曼·富勒(Herman Fuller)的《不安马戏团》(Circus of the Discreative),尽管他们的合作程度尚不清楚。

标准命令:任何已确认的地点将在响应级别2-4前尽快启动,并被视为KTE。所有员工都将被视为PTE,并将被带走和询问,如果他们没有帮助,将被无效化。


欲肉教派

欲肉教派(Sarkic Cults)是囊括多种包括传统、信仰和精神修行的一种极端哲学宗教体系。涵盖了包括活人祭祀、仪式性食人等原始宗教特征,并在一定程度上崇拜诸如淋巴肿瘤等恶性增生组织。该组织成员大多掌握或精通奇术、肉体强化、维度操控等异常能力。因为该组织的高度保密与极端排外,目前联盟对其掌握的资料仍存在相当一部分的空白。

结构:在基金会的对外公开资料里,欲肉教派被人为划分为了原欲肉(Proto-Sarkic)和新欲肉(Neo-Sarkic)。唯一已知的消息是原欲肉教派的组织的现任领导人仍是“大术士亚恩”,且原欲肉教徒会因严重的科技恐惧而竭力避绝现代性,大多被迷信和禁忌所约束。而新欲肉教派则与之相反,他们往往接受现代性,并对亚文化有着极高的包容性。也因为其极高的活跃性,遂成为了联盟现阶段主要针对的欲肉教派势力。

资源:不同于普遍贫困、孱弱且多病的原欲肉教派,新欲肉教派的成员往往出身富裕,并且普遍拥有丰富的性经历与绯闻。群体的生活使得他们的文化与社会地位中的其他人几乎毫无分别,因而如何从公众间筛查他们也成为了作业的一大难点。

标准命令:现阶段确信欲肉教派的目标是造成一次支配地位转变末日事件,严重危害到了第一任务(生存),故所有被确认的欲肉成员都被视为KTE,默认应对等级4。交战过程中要确保防止二次伤害的发生以避免威胁到第三任务(保护),同时也要求相应部门需要定期筛查并拦截公共媒体对于该组织的报道以避免威胁到第二任务(隐蔽)。


深红王之子

深红王之子(The Children of the Scarlet King)是一系列与名为“深红之王”(The Scarlet King)的多功能实体相关的宗教派别、组织团体、个人或者意识形态运动。经过数次与基金会协作针对该组织的对抗后,该组织已初步表现出了极端的暴力倾向与对女性的性虐待。尽管他们声称都是以“深红之王”作为自己主体信仰,但不同的组织性质乃至教义,都各表现出非常大的差异。

结构:未知。多以教团的形式活跃,极个别派系会表现出与法西斯主义极高的重合度,只是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极右翼分子,他们的政治诉求是以“建立‘深红之王’统治的国度”为主张。

资源:未知。

标准命令:所有被确认的深红王之子成员都被视为KTE,默认应对等级4级。个别严重威胁到五项任务的极端案例则可将该等级提升至5级。


工厂

由于对工厂(The Factory)的相关情报知之甚少,故现阶段一切针对工厂的行动进展几乎止步不前。

现提供几点已知信息用作参考。

  • 工厂是现阶段帷幕后世界最大的异常物品生产及供应商。
  • 工厂是由UTE-0561-Venice Green于1835年在美国中西部地区与数个劳动法尚不健全的国家与地区所创立的。
  • 所有工厂有关的情报彼此之间互不成立甚至彼此冲突,即便是那些被认为是可信的情报,也需要经过商榷与核实。

结构: 未知。确信工厂类似于帷幕外的非异常公司那样运作。

资源: 未知。确信工厂通过销售各种大规模生产的异常产品,自筹资金。

标准命令: 尽快消灭。工厂的操作人员一律视为KTE,默认应对等级为3,攻击性个体为4。


Are We Cool Yet?

Are We Cool Yet?是存在于国际性前卫边缘从事异常艺术活动的新兴异常艺术家团体代称,组织架构可以延伸至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超现实主义早期实验性艺术活动。AWCY?架构往往散乱且缺乏组织性,且因为该组织中不乏偏激的极端主义者,因而部分团体成员或个人会倾向创造高度可见的公共艺术,往往会直接或间接产生公众伤亡。因而在部分团体表现出对第二任务(隐蔽)与第三任务(保护)的威胁倾向时,则需要提前对他们进行直接的打击与逮捕。

结构:该组织常常以数名,数十名以上的前卫异常艺术家组成的沙龙聚会团体。

资源:倚靠自筹、众筹或义卖等形式筹集资金,尚不得知该组织成员所创作的作品所使用的异常来源。

标准命令: 最小限度交流。成员应被视为PTE,应对等级为2-3级。报告所有观测结果并等待进一步指示,若个体表现出攻击性倾向则允许最低限度交战。信息部门则需执行第五任务(教育)用于提高公众对该组织的警惕性(在不威胁第一任务的前提下)。


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Office For The Reclamation of Islamic Artifacts)

伊斯兰物品回收办公室(即ORIA,下同)是由伊朗极端政治人物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于1981年组建的准军事力量。该组织的前身在参与了1979年伊朗革命后便已成立,但直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之后,其合法性才得到正式承认。现阶段的ORIA常以伊斯兰革命武装卫队的形式低限度出现于公众视线中,主要的权能也逐步从用于对抗包括以SCP基金会为首的异常组织的渗透转移到寻找并回收与伊斯兰教起源有关的异常物品并将其中的一部分用于武器化。

结构:该组织主要成员由伊斯兰革命卫队成员组成,随着后续伊朗霸权主义在中东和西亚扩张,ORIA的规模也随着伊朗势力范围的扩展而飞速增长。现阶段ORIA已成为了中东地区最大的异常组织。规模未知,确信不少于6000人。

资源:尽管ORIA能从伊朗高层直接获得可观的资源,但作为一个政治性组织,它的效力都被消耗在组织内的大量派系内斗中。部分争论围绕着哲学上的分歧(如异常物品的武器化),而其他的则似乎属于私人性质。因其内部派系的扩增,故ORIA内部经常发生多个指挥官的职责相互重叠。确信是伊朗最高领袖为防止有任何一派强大到足以对其构成威胁。

标准命令:根据SCP基金会在伊朗地区的数次失败行动来看,该组织对任何形式的非本国异常组织都抱有极高的敌意,同时因为极端宗教与政治博弈等原因,使得联盟中的伊朗籍成员一旦在其势力范围内被俘往往会受到比非伊朗籍成员更严重的迫害。在保证第二任务(隐蔽)不受威胁的前提下应最小限度交流,所有在伊朗境外活跃的ORIA成员都被认为是UTE,应对等级3级,物理部门小组应尽量避免发生交战。


Jirai

Jirai是由异常组织旧日本帝国事务调査局(IJAMEA)于1945年解体之后,由部分残余前IJAMEA成员组成,相较于同为IJAMEA分支的“隐将军”,他们在行动上也更为偏激与极端。

结构:不同于自战败后就已经开始从事秘密活动的“隐将军”,Jirai首次被注意到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的一系列针对驻日美军与社会主义者的无差别袭击,这也是首次有关该组织的记录。

资源:不同于“隐将军”以家族血脉为连接点的传承制,Jirai在人员分布上更为的散乱与无序。因对Jirai的行动方针依然知之甚少。目前尚不知晓Jirai的全部规模,但这一规模应在不断缩减。

标准命令:包括所有“隐将军”与“Jirai”在内的IJAMEA残余组织成员都将被视为PTE,应对等级2-3级。表现出对第三任务(保护)的威胁的个体,则将被视为KTE,应对等级为4级,尽快制服或击毙。


瓦尔拉文公司

瓦尔拉文公司(Valravn Corporation)是一家异常性私人安保公司,主要业务是为政治局势不稳定、大型异常组织支配力较弱的地区提供军事安保业务。他们的主要客户包括马歇尔,卡特和黑暗公司及与其签订合约的受异常组织威胁的政治实体。瓦尔拉文公司也会雇佣那些专长于镇压异常反叛组织的小型团体或个人用于保护合约对象的利益免受威胁。

结构:瓦尔拉文公司对外将自己营销为“异常安保,反叛乱及反地方布尔什维克化”的专家。它专长于将神话相关异常、以及超技术强化士兵用作武器。且瓦尔拉文公司的起源可以追溯至传说中的维京佣兵团(Jomsviking)的覆灭,确信此后其前身组织在历史上化为多个版本延续存在。

资源:瓦尔拉文公司内部信奉一种融合式信仰,将异教决定论与对自由资本主义市场杂糅起来,以此作为其的雇佣兵生意在意识形态上的正当化。因其奉行的资本主义体制与其所从事的异常安保行业的空白,瓦尔拉文公司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体量相当庞大的第三方安保组织。

标准命令:因瓦尔拉文与蛇之手衍生团体Las Víboras持续发生冲突,同时其与SCP基金会的关系仍保持着高度紧张态势,由于其所掌握的治安战经验对联盟来说十分有利,故现阶段将其视为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所有瓦尔拉文组织成员都被视为PTE,应对等级2-3级,中等限度交流。


绿麻雀基金会

因为缺少相关资料,绿麻雀基金会(Green Sparrow Foundation,GSF)被确信是一支由拥有中等规模武装、持有异常武器的极端组织。最初的报告表明,该组织最早的活动记录可以追溯至1901年西欧的“绿色永恒”激进环保运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和纳粹德国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第七次超自然战争后,该组织并没有随德意志第三帝国的覆灭而解体,相反,整个20世纪,发达的西方国家普遍存在该组织活动的身影。

在GSF多次针对东亚地区使用生物性异常武器的恐怖袭击活动后,2017年12月,SCP基金会对外宣称已对该组织于四川境内的一处大型实验室进行了武装突袭。在该消息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时,其活跃度在此之后便持续处于低峰值,几乎被确信为解散或损失。然而该组织自2019年后便恢复至2017年前的规模。确信该组织在蛰伏期中通过掠夺其他异常组织的资源用以自我扩张。

结构:GSF被确认为存在以下倾向:

  • 崇尚达尔文主义的环保主义者。
  • 狭隘的极端种族主义者
  • 加速主义极端恐怖分子

以为这种极端的意识形态,所以GSF的成员表现出了严重的种族歧视倾向与反人类的倾向。同时多起事件表明他们的行动往往伴随着大量的种族主义屠杀行为。

资源:GSF成员曾一度占据了纳粹德国的政府高层,并在极端种族主义者阿道夫·希特勒任职德国元首期间曾秘密转移了大量技术与资金用于壮大自身势力。第七次超自然战争后,GSF在失去了纳粹德国的合法席位之后便开始积极活跃于政治舞台上,倚靠拉拢或渗透的手段为自身壮大提供有利条件。

标准命令为保证联盟不会被卷入不必要的麻烦,故对GSF的任何行动保持绝对中立,任何人员即便收到了相关指令,也不得与GSF成员交战。任何同GSF保持敌对的组织都将被认为是KTE,应对等级随实际评估而决定。——[CRV加密],评估小组[CRV加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