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潭名为白龙潭
评分: +6+x

云南,大理处,一泓谭水。

潭水处的周围被葱郁的树木包围,与潭水的波光粼粼相互照应,形成了一副仙山楼阁一样的景色。而在那大树将军处,隐隐约约中显现出了几个模糊身影,身上的蓝色五角星标志格外显眼,身穿的现代化制服与周边的自然景色格格不入。

“所以,这里就是组织报告里所说的‘龙潭’了。”万立说道,“你别说这里的景色还真是美,搞成旅游景区指定好赚钱。”万立又向周围望了望——这里的景色是很美,但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沧桑,“可是这里明显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这便是奇怪的点啊,长官!如此高质量的水资源,附近却没有任何人来过的迹象。”万立旁边的评估员说到。“嗯……吴良守,欧阳金周,你们留意一下周边环境,允许中等程度的武装。”万立命令道。

“是。”二人穿戴好装备后,在离队伍的不远处警戒周围。

“剩下的人,一队观察土壤环境,测定休谟指数和EVE粒子稳定度;二队观察附近的动植物,进行危害评估;三队进行相关协助。”

“是!”剩下的队员异口同声道。


破旧的老木屋里,住着一个与木屋年纪完全不符合的男人,虽略显沧桑,却仍然有一股青壮年的活气。

木屋却也奇怪,明明地面干燥平滑,没有什么不易建造的点,它却仍然被建造在离地面7m高的木质平台上。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奇术能量粒子的波动——木屋底下的传送阵被激活了。

男人转过身去,发现已经有一名精瘦的男子站在他后面了。

“幸会,杨先生。”男子伸手,想和杨握手,但杨明显有些疑虑。但是他看见了男子衣服上中华异学会的标志,便也伸手做出了回应。

“您是?中华异学会的?”

男子苦笑了一下,“不早没落了嘛,现在加入GOC了。对了,我姓赵,您可以叫我赵缪。您也是中华异学会的吧”

杨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

“我的确是,但我很惊讶你竟然加入了GOC,据我所知中华异学会的绝大多数人都去了SCP基金会——包括我。”

“哈哈哈,我在异学会是属于那种激进的人士,退出那里后,还是觉得GOC更适合我,凭靠着自己学的奇术本事,进去了。”

这里是基金会负责的一块异常收容区域,流动站点Site-CN-131,而一个GOC的特工来到这里,说明……

杨不由得警惕了起来——除了能够驱动自己的奇术传输法阵外,竟然还能屏蔽EVE粒子立场的侦测,不是个好收拾的角色。

“杨先生,您不必警惕,我只是来询问相关问题的,我并不会对潭水里的收容物做什么”

赵缪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请您坐下来吧,您的奇术技能比我强很多,我不敢对你怎么样。”

杨也并没有坐下,“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说。”

“杨先生真是警惕。”赵缪清了清嗓子,”曾经,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前,这里的潭还不叫白龙潭吧。“

”是的,原本叫做恶龙潭。“

”可否说说来历?“

”乐意效劳。“杨右手一挥,露出刚刚画好的神散奇术法阵。

杨驱动了右手的神散奇术法阵,释放出了一阵强劲的神散奇术,这神散奇术是如此强大,整个Site-CN-131的区域内,所有生物都失去了意识。

除了他们两位。

”我的确带了一个评估小组来这里侦察了,但是杨先生这么做还真是让我出乎意外。“

”无所谓,毕竟讲故事需要安静的环境。“

赵缪露出一丝微笑。

”请吧,杨先生。“


荒凉。

这里原本是个广阔的、荒凉无比的废土地,但人们却在这个地方发现了一处神奇的潭,潭周围被郁郁葱葱的植物包围,而潭水也是清澈见底,水味甘甜,不仅能供人饮用,还是种庄稼的好地方。人们便在这里安家立业,建了一个繁闹的村子。

可有一天,天上乌云大作,雷霆四起,潭水也突然炸起了一团团黑烟。

待黑雾散去,人们定睛一看,头似母猪,身披龙鳞,尾似牛尾,身长10m的怪物出现在眼前。后来人们称其为母猪龙。

母猪龙显现之时,翻江倒海,地动山摇,海啸与泥石流吞没了附近的人烟,村子的人数损失近半,原本热热闹闹的村子变得静寂无比。

但后来母猪龙也不闹腾了,村子最后还是安顿了下来,四周都是荒漠,他们没地方可以去了。

尽管如此,劫难仍然尚未结束——每过三年,母猪龙都会出来翻江倒海一次,将潭水里的生物和附近的庄稼全部杀死,这让村民们失去了不少食物来源,每次冬日都会有几个饿死的人。

所以,此潭当时被命名为:恶龙潭。

中华异学会收到了这一消息,派我与我儿子前往那恶龙潭,寻找收服母猪龙的办法。

在前进的路线上,我们不知道怎么,怎么走都找不到那一潭水,又渴又累。在此时另外一个人——也就是我的儿子,突然说自己看到了一处水源,拿着铜皿木碗向那“水源”的方向跑去。

我只能跟着他,不知道跟了多久,我抬头,看见了一处翠绿的小树林,里面还有一潭水。

我一惊,这里不就是那恶龙潭吗?我连忙大喊:“儿子!别装那水!”

可是已经晚了,待我儿子用铜皿触及那水面时,一股黑烟腾空升起,包围了他。烟雾散去,野猪般的獠牙,弯曲的龙爪,而它也用那长长的身躯将我的儿子死死缠住,想把他拖入水中。

我没看错,这就是那母猪龙。

不管我如何努力,我的儿子终究是被母猪龙拖入了水中,再也没回来。


“对于你儿子的故事我感到很抱歉,世事无常啊。”何缪哀叹道。

“已经过去好久了,也没什么好悲伤的了。”杨挥了挥手,仿佛是在驱赶那悲伤的回忆。

“后来呢?你也被母猪龙拖下去了?”

“不,我当时晕了过去……待我醒来,我已经在村子里面了,村子的人都很热情,也对我失去儿子的事情感到十分之忧伤,一直在安慰我。”

“就算是经历了如此磨难也这么热情好客,真是一群善良的人。”何缪赞赏道。

“是啊……村民们听说了我是来收服母猪龙的消息后,都高兴的不得了,眼里也有了光。真是……”

“那么,”赵缪打断了杨的回忆,“对于母猪龙,你有什么看法?”

杨愣了一下,起身拿起一旁柜子上的一个木碗,木碗很黑,但仍然很新。

“为什么我儿子看见了那水潭,而我却没看见?我当时思考了一个晚上。我询问了村民,知道了母猪龙非常讨厌铜铁器具,如果有人用铜铁器皿盛那潭水,母猪龙便会现身,将他拖入水中。所以村民们喝水都是用的木碗。我顿时觉得诧异,便也用木碗在那潭里盛了一些水,随后将那木碗用火一烧,一股黑烟顿时升起,回到了那恶龙潭中。“

杨将那木碗向火炉里扔去,木碗被火烧的噼啪作响,升起了一股浓黑的烟,但黑烟并没有回到潭水,而是漫无目的的散开了。

”我恍然大悟——母猪龙是跑不出这里,这也是为什么它不会在其它地方作恶的原因。因此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它需要附身在人身上。虽然在当时,要附身于一个活物需要花费它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它有一个能力——幻化出黑烟分身,并能瞬间附身于‘死木’之上,不过其分身无法附身在铁铜这类器皿中,这也是为什么它这么讨厌铜铁器皿的原因。”

杨拿出一个黑漆漆的木盒,打开木盒,一股黑烟四处散开而来,木盒里面躺着的,是一条深黑色的死老鼠。

”而当时人们建房子主要就是用的木头,也就是‘死木’,木碗被带回家后,黑烟分身会开始逐渐附身在木屋上,待木屋被附身之时,村民被附身的时候,也不远了。在人体被附身的这个时候,我称其为‘黑烟病’。“

杨又拿出一个稍大的木盒,木盒光亮美丽,但木盒之中的,却是和那深黑色死老鼠一样的5只死老鼠,这5只老鼠更为漆黑,身上甚至还穿上了一些特指的衣物。

”到那时,若母猪龙操控那些被感染的村民向繁华的城市里走去,后果不堪设想。母猪龙一旦附身于人体上,只需要稍稍触碰其他人的躯体,便可感染另外一人,整个过程及其迅速,就算你身着衣物,被感染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传染是能传代的,同时黑烟病在人活着的时候并不会使其呈现出像死老鼠这样漆黑的皮肤,隐蔽性非常之高“

”你的意思是,这‘黑烟病’甚至有可能蔓延至整个华夏大陆而无人知晓?“

”不止,甚至可能是全世界。“

赵缪点了点头,”对于goc来说,得是应对等级5甚至拨奏曲的存在了。可它是怎么被处决的?“

杨放下了木盒,拿起了一个精致的白龙雕塑。

”我是木匠,还会一些奇术手法,于是我便想到了一个巧妙的方法:活物变换奇术大阵。变出一条强大的白龙,处决母猪龙。“

赵缪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情,”这可不叫会一些啊伙计,那种奇术你真的能自己驱动?“

杨笑了笑,随后笑容逐渐僵硬,神情落寞。


恶龙潭,潭边处。

乌云布满了天空,但却没有惊雷打下,

母猪龙正在警惕。

这时,潭边出现了几名精壮的青年,其中还有杨木匠,他们推着木匠做出的那条12m长的装备着闪闪发亮的铁甲白龙,推向恶龙潭——那作恶多端的母猪龙的巢穴。

杨木匠走到白龙的头部,嘴中念念有词,手持毛笔,用蛇血刻画奇术阵形,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一个半径为15m的中型奇数法阵画好了,此奇术名为活体转换术。

乌云噼啪作响,暗藏诡雷。

母猪龙注意到了杨木匠所刻画的阵法。

活体转换阵法里也是暗藏玄机,竟暗藏了整整10个以上的传输法阵。

杨木匠驱动法阵,开启传送法阵。

但是被传送过来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

乌云喳喳叫闹,仿佛在嘲笑。

杨木匠念起了神咒,那些被传送过来的迟暮之人的生命能量竟然传输到了白龙之中。

是的,让白龙活过来需要庞大的生命能量,而这些老弱病残便是这庞大生命能量的来源。

随着生命能量的传输,老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而那白龙则也越来越有生气。

待最后一个老人倒下时,铁甲白龙也好似获得了新生。

活体转换阵法成功了。

杨木匠飞速领大伙上山,因为这里很快就会成为战场。

白龙向天吼叫,将那漆黑的乌云化为了一朵朵纯白的白云。

一边,纯白无暇,晴天万里;一边,乌云压城,惊雷乍起。

白龙钻入恶龙潭中,与那母猪龙展开了搏斗。

猛然间,一团黑雾从潭水炸出,冲向半空中,一朵白云也紧随其后。

接着天空下起狂雷暴雨,分不清天地界限,白龙与那恶龙斗了起来。

杨木匠与其他众人在山头上望着,每一个人都对着白龙呐喊助威,甚至是敲锣打鼓。

此时,杨木匠那被闪电照耀着的身躯,如同神明一般。

那一百里的天空都成为了白龙与恶龙的战场,双方互相撕咬,搏斗,两条龙都想与对面同归于尽。

渐渐的,那恶龙开始体力不支起来,黑色的鳞甲不断的脱落,却仍在垂死挣扎。

不久后,一片白云压满了天空,而那团黑雾,渐渐的落了下来。天际之间被划分之为两半,那界限也是十分之清晰。

黑雾最后掉落在了地面上,逐渐地四处散开,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杨木匠和其他村民对着天上的白龙欢呼雀跃,白龙也在他们周围停留了好一会,最后沉入潭水之中。

恶龙潭,再也不存在了。


”是的,我不能,我需要一股庞大的EVE能量。我向全体村民说了这件事情,他们虽然感觉欣喜,却又感到悲伤——庞大的EVE能量,要从他们之中获取,这需要十几条人命。“

杨将白龙雕塑放回了原位。

”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村子里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纷纷向表明自己愿意付出性命保护自己的子孙后代,一些青年人也向我表明自己也愿意,但都被老人们回绝了——他们是未来村子重建的希望,也是这些老人们的希望。“

赵缪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赵缪先生。母猪龙被打败,白龙最后归入潭水中,恶龙潭不复存在,此潭改名为白龙潭,而我,也一直守望至今,监视着这潭水。大理这座城市,估计有不少当时老人们的后代吧。“杨感叹道。

赵缪站了起来,收起了录音笔,“谢谢你的讲述,杨木匠。录音笔录下来的对话内容仅作为档案记录,希望您能允许,感谢您的合作。”

说完,赵缪便驱动传送阵,准备离开木屋。

“等等,你是谁?你似乎并没有对我那长久的寿命感到惊讶。”杨木匠诧异道。

赵缪微微一笑,“白龙不是用‘死木’做成的吗?既然要和母猪龙对抗,肯定需要一副铁制的龙甲来抵制母猪龙的附身作用咯!”

说完,赵缪便驱动传送法阵离开了。

杨木匠会心一笑:“原来是你,赵铁匠。”


“我操!发生啥了!”万立从眩晕中醒来。

“长官……我们刚才应该是遭到了奇术攻击,晕过去了。”在一旁的评估小组成员说道。

“妈蛋,先撤出这一块区域,向总部呼叫奇术支援……”

“万先生,不用了。”赵缪拍了拍万立的肩膀,制止了万立的命令。

“赵特工?你怎么……”

“我已经侦察了这一块区域,并没有超威胁个体,不需要执行毁灭程序,你们可以回去了……”

三个小队的队员以及万立面面相窥,迫于命令,不情愿的撤离了这块区域。

赵铁匠面向潭水。

对着白龙深深地鞠了一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