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岁月号的沉没
评分: +9+x

听说,韩国的岁月号遇难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未倒的岁月号。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岁月静好”,韩国异常界十大景之一。“岁月静好”的真景我也见过,并不见佳,我以为。

然而一切韩国异常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岁月号。我的同事曾经常常对我说,可怕的超自然实体就被封在这客轮底下。有个叫作钟传的人封印了两个神,一黑一白,后来黑的异伏羲就回到人间,报复我们了;白的崔太敏被封印在客轮里,也跟着。一个首相,朴槿惠,韩国的首相,看见崔太敏有妖气,——凡被封印的神,脸上就有妖气的,但只有非凡的人才看得出,——便将他藏在游轮里,联盟前来巡查。我的同事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大约是出于一部书叫作《联盟汇编:21世纪早期超自然纪实》里的,但我没有看过这部书,所以也不知道“崔太敏”“朴槿惠”究竟是否这样写。总而言之,崔太敏终于中了朴槿惠的计策,被装在一个小小的板里了。板放在岸边,上面还造起一艘客船来,这就是岁月号。此后似乎事情还很多,如“SCP基金会秘密视察”之类,但我现在都忘记了。

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朴槿惠的倒台。后来我长大了,到韩国,看见这破破烂烂的客船,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看看书,说韩国人又叫这船作世月号,其实应该写作“世越号”,是韩国政府造的。那么,里面当然没有了,然而我心里仍然不舒服,仍然不希望它遇难。

现在,她居然遇难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悲伤为何如?为那296名无法毕业的孩子吗,还是305名无辜的遇难者呢?我听说这事是以受害者向崔太敏献祭保平安的。

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首尔的山间海滨,探听民意去。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这艘客船抱不平,不怪朴槿惠太腐败的?

朴槿惠本应该只管国泰民安。钟传封印异伏羲,崔太敏自被封印,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放下国事,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那简直是一定的。

听说,后来韩国财阀也就怪朴槿惠多事,以至动了蛋糕,想要拿办她了。她逃来逃去,终于逃在监狱里避祸,不敢再出来,到现在还如此。我对于韩国财阀所做的事,腹诽的非常多,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岁月沉默”一案,的确应该由朴槿惠负责;他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我那时没有打听这话的出处,或者不在《汇编》 中,却是民间的传说罢。

最近这几年,韩国所多的是监狱,无论取那一座,揭开幕布来,里面就有丑,有恶;倘是大的,就有深渊般黑暗的手。

当初,崔太敏压在塔底下,朴槿惠躲在监狱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首相独自静坐了,非到韩国毁灭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船的时候,竟没有想到船是终究要沉没的么?

活该。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全球超自然联盟心智部门研究员,付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